• 掌上中国之在新疆奇台打工的日子里“老许”_新闻频道_

  • 发布日期:2020-05-20 11:5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文/王新竹

图/王新竹

实景拍摄:老许

新疆的太阳较别处都毒,但北疆犹甚。以前只听别人说过,今年算是见识到了。才四月底,太阳就特别的毒,气温也一度达到了三十度。别看早晚风清清凉凉地吹着,感觉特别的?意。可一到十点后,太阳炙热的烤灼着大地,隔着衣服还把肉皮烤得生疼。所以大家都买了帽子戴上。

而老许,他却素面朝天的,从不戴帽子。因此,也由刚来时白白净净的一个人,只是十来天工夫就晒的黢黑黢黑的像火炭了。

老许,五十多岁,个子不高,腿似乎还有点陂。听他说他原来当过兵,腿是那时候执行任务时受伤的。老许脾气特好,对人老是笑呵呵的。他三轮车也开得很好,所以老板让他拉材料。从此,他就整天往返在拉材料的路上,开着三轮车,风风火火。老许很忙,材料拉完后,一有空闲,逮着啥活就干啥活。这几天,老板讨债去了,就这拉水的事,也由他接手了。为了不影响干活,都是上班之前,和下班之后拉,他依然脾气好好地去拉水,没半点不耐烦。

实景拍摄:老许

原以为酷热的已经日子来了,大家也都把来时穿的厚衣服洗干净装进了箱底,可就最近几天,这奇台的温度以跳水的速度降下来,一下子由原来的三十度跌到了几度。每天早晚,冷风吹过,如同没穿衣服。都说今年天气反常,这奇台的天气就更无常了。这不,在这大清晨的冷风里,老许开着三轮车在去拉水的路上,冻得瑟瑟发抖;我一路小跑地陪他去拉水,给他开大门,也冻得瑟瑟发抖。

老许很爱干净,每次下班回来都要认认真真的洗脸洗手,虽然他的脸洗与不洗大家都看不出来。老许的爱干净,可不止洗脸这事,就连午觉,他也要把脏的外衣脱掉,而且觉又沉。待到上班时,大家都准备好了,只等坐上车出发时,老板才发现老许不在,就在楼下扯着嗓子喊:“老许!老许!上班了!”却半天没动静。然后老板又继续扯着大嗓门叫,他才跌跌撞撞的跑下楼来。

实景拍摄:奇台万里无云的天空

看着大家都在等他,他很不好意思。老板问:“怎么回事?叫这半天都不下来,是不是睡着了?”他扭捏地解释道:“不是,你叫第一声我就醒了,在穿衣服呢!”大家都笑了起来。老赵忍不住说:“睡午觉还脱什么衣服!也不嫌麻烦。”他说:“穿着这么脏的衣服怎么能进被窝?”老赵说:“你笨啊!把被子卷起来!”其实他们大家都是这么干的,中午就和衣而卧在铺板上。万一睡着了,一声吆喝,立马就能起来,拿上工具包,冲出门就可以走。从此,老许倒是没迟到了。

你别看老许爱干净,但在对吃饭上并不记较。这几天就他一个人拉材料,比较忙,晚上回来的较晚,往往是最后一个。这时,大家都吃过了,剩下的面,或多或少,他捞过后,我总问:“老许,够不够?”他说:“有点欠,但你如果懒得煮,不煮也行,我吃个凉馍就行。”我说:“这怎么可以,饭总要吃饱吧!你都辛苦一天了。”于是又给他煮半碗面条。

实景拍摄:我们的建筑工地

老许虽然在拉水,用水也节捡,洗碗时,他问我地上盆里是什么水?我说:“淘二道菜的,不太脏,觉得倒掉可惜,就放那儿了,可以拿来洗别的东西。”他就去舀了洗碗。一边洗一边操着甘肃话?:“我们去年去的那个地方,连这样的水都木有,都喝不上。”我问:“那是哪儿?”他说:“大帐上。”我不知道大帐是哪儿,但想想,是够艰苦的。

老许人真不错,就他什么活都干这态度,就很少有人能比得了。在去年,只是偶尔停水,我没水做饭时向老板求助,他让别人在上班时间帮着拉点水,那些人还特别的不耐烦,像是为我一个人服务似的。相比之下,老许真是任劳任怨了!

实景拍摄:我们的工地

我是〖掌上中国v新竹〗,一个陕西汉中盆地的山区女子,喜欢文学和拍摄。有着丰富的山区生活和外出打工经历,用亲手拍摄的一手图片,记录山区的人、物、事及他乡农民工故事,带你走近最真实最原生态的农民生活。敬请朋友们点击“关注”我,了解更多。